沈騰春晚2次化解失誤,王寧3次救場王寶強

新年的快樂,是春晚給的,春晚的看點,是每一位演員給的。

動如脫兔的鄧超,變燒雞的岳雲鵬,吃燒雞的張若昀都貢獻了不少的笑點。

當然,除了笑點外,還有不少的緊張感。

由於春晚是大型直播晚會,每一位演員雖然參加過多次的大聯排,但當真正登上台表演時又是一種新的體驗。

有人能超常發揮,有人則緊張失誤,連同觀眾都跟著一起緊張。

當徐志勝、趙曉卉、何廣智、邱瑞一同表演脫口秀時,首次登上春晚的他們肉眼可見的緊張。

不光他們緊張,在屏幕前的李誕、王勉都一起跟著緊張,在邱瑞緊張到吃螺絲時,他們雖哈哈大笑,但緊張氣氛依舊能感受得到。

還有馬凡舒說 " 抽取 " 時磕巴像嗓子里卡了痰,尼格買提差點搶拍,導播切錯了譚維維的特寫鏡頭 ……

看著台上的他們,不由自主跟著緊張,最令人緊張的還是沈騰與王寶強兩個人,但好在沈騰自救了,王寶強有王寧托底。

在表演《坑》時,馬麗一上台就出現了意外,原本穿的高跟鞋一個有跟,一個沒有跟,結果剛走兩步另一雙鞋子的跟也掉了。

意外掉了,也沒法用更好的台詞去補救,馬麗只好彎下腰把掉下的高跟撿起來揣在口袋裡。

由於表演時長有限,馬麗撿完之後明顯走路都加速了,為了彌補撿鞋跟耽誤的時間。

這裡就很像當年范偉與趙本山、高秀敏表演的《賣拐》一樣,由於排練時現場沒有觀眾,也就沒有預留給觀眾笑的時間,所以每一次的排練都嚴絲合縫卡著時間點。

當真正到台上后,笑點過於密集,觀眾的笑聲一次次拖延了時間,為了解決超時問題,原本需要范偉騎著自行車在舞台上轉一圈的安排,臨時就被他改成了騎半圈。

這樣才為後面的節目節省下來時間,才沒有讓晚會超時。

在沒有失誤的情況下,小品表演就很容易超時,所以馬麗加快了速度,但下一個問題又出現了。

表演時,沈騰的耳麥掉了,雖然鏡頭沒有捕捉到沈騰對掉下的耳麥的關注與處理,但從他小心翼翼的動作,以及一直站在沙發後面,也能看得出他已感受到耳麥的問題。

可即便是這樣,也沒有打斷他的表演,全程淡定自若沒有受到影響。

對比吳磊在春晚舞台上掉耳麥,急得額頭暴汗,沈騰的處理還是相對成熟的。

此外,沈騰還化解了一個小小失誤。

在表演過程中,沈騰拍了馬麗的後背,然後羽絨服里的羽絨飛出來。

但明顯,沈騰拍第一下的時候出來的羽絨很少,達不到效果。

接著,他不動聲色再次拍打,直接讓大把的羽絨飛出來,才讓那句 " 開屏了 " 沒有掉在地上,也沒有打亂了後面的表演節奏。

從掉鞋跟,到掉耳麥,再到拍打羽絨,沈騰與馬麗化解小意外的能力,足以看出他們的舞台經驗有多豐富,同時也能看出他們的臨場反應能力有多強,讓人佩服。

其實,這已不是他們第一次在這麼大的舞台上出現失誤並化解失誤了。

在第一次上春晚表演小品《今天的幸福》時,沈騰從褲兜里掏錢但沒掏乾淨,一張百元大鈔被掛在外面,他絲毫不慌找准機會把錢甩了出去。

第二次上春晚時,記不住詞的沈騰臨時將 " 是我,問心無愧的郝建 " 改成了 " 多麼蹊蹺的留門 ",沒想到效果更好。

在表演《扶不扶》時,沈騰由於表演的太過投入而再次忘詞,在馬麗重複說台詞與加重語調的提醒后,他才想起來接詞。

大錯誤沒有,小失誤不斷,但奇怪的是每一次小失誤都能被化解為經典,並且讓觀眾看不出來,甚至以為提前設計好的包袱,這就是能力的體現。

同樣因救場而讓人佩服的還有從開心麻花走出來的演員王寧。

王寧與楊紫、王寶強一起表演小品《馬上到》,表演過程中,王寶強由於過於緊張出現四次嘴瓢,好在王寧及時救場才沒有讓場面陷入尷尬。

第一次嘴瓢是王寶強把 " 車壓壞了快遞 " 說成了 " 快遞壓壞了車 "。

接著又把 " 去跟客戶說,你的快遞壞了 " 說成了 " 去跟快遞說,你客戶壞了 "。

人在極度緊張時,語速會不自覺地加快,王寶強當晚不僅語速快,還把台詞說反了,就連咬字都變得非常不清晰。

他的緊張肉眼可見,但嘴瓢無所謂,就怕邏輯出錯了。

快遞怎麼能壓壞了車?怎麼能跟快遞說客戶壞了?顯然邏輯是不對的,也沒法往下演。

此時,王寧不急不慢臨時加梗:你那舌頭是租來的啊?

既合理化了王寶強的嘴瓢,又精準吐槽,還逗樂了觀眾,一舉三得。

誰料,王寶強又來了第二次嘴瓢。

第一次嘴瓢后,本就緊張的王寶強更加緊張了,不僅說話結巴,還把 " 這扯犢子的話,這客戶能聽得懂嗎 " 說成了 " 這扯犢子的話,這紙殼子能聽得懂嗎 "。

再一次邏輯出現錯誤,很明顯王寶強的節奏與台詞都被打亂了。

還沒等王寧反應過來,王寶強第三次嘴瓢立刻就伺候上了。

本來想說 " 你的車沒有溜車,你讓我怎麼去跟他解釋 ",結果說成了 " 你那車他們沒溜車,你讓我去怎麼去跟他解釋 "。

台詞不順、沒有邏輯、語速過快、咬字不清,王寶強的尷尬已溢出屏幕。

好在王寧舞台經驗豐富,再一次出現神級救場:啊呦我的天,你這口條子真是,還不如我幫你去解釋呢!

若不是王寶強的緊張肉眼可見,邏輯也不順,還真看不出這是救場,反而像是提前設計好的橋段,可見王寧的臨場反應能力有多強。

包括王寶強的第四次嘴瓢,王寧也給成功救下了。

快結束時,王寶強把 " 快遞小哥 " 說成了 " 外賣小哥 ",明顯與扮演的身份不同錯誤較為明顯。

此時,王寧再蹦金句:挺好的人,為什麼要長一張嘴呢?

王寶強四次嘴瓢,王寧三次救場把失誤變成包袱,不僅增加了笑點,還成功將王寶強的嘴瓢合理化。

不得不說,與王寶強合作不僅需要強大的心理素質,還要有豐富的舞台經驗,還好這兩樣王寧都不缺。

從這場失誤與救場中能看到沈騰、馬麗、王寧的實力,王寧也用過硬的實力成功扳回一局。

作為曾經開心麻花力捧的一哥,資源好過沈騰,名氣大過馬麗,實力超過一眾喜劇演員,卻在巔峰時期選擇離開開心麻花,讓人疑惑。

有人說,王寧需要給沈騰讓座。

有人說,王寧不滿在《夏洛特煩惱》中的角色被尹正代替。

也有人說,王寧想出去單幹。

面對這些猜測,王寧並沒有給出準確的答案,但在一檔採訪中面對記者的提問,他顯然面露難色不願回答,最後以模稜兩可的回答應對了過去。

其實無論是不滿開心麻花也好,想單幹也罷,這都是王寧自己的選擇。

只是,他的選擇讓自己陷入到了爭議中,這麼多年一直被唱衰,一直被拿來與開心麻花的演員們作對比。

但從春晚表現來看,王寧離不離開開心麻花光芒依舊是擋不住的,所謂的一哥之爭也輸得不是實力而是運氣。

從默默無聞,到被開心麻花力捧,再到離開老東家,王寧的實力一直都在,但沒有像沈騰那樣一炮而紅,他總是缺少一個能爆紅的機會,這也是娛樂圈大部分演員的現狀。

有實力卻不紅,但只有給了機會就會光芒四射,做藝人實力固然重要,運氣也不可缺少,奈何王寧少了些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