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雲鵬和於震,兩個「混子」演員,在春晚上徹底現了原形

除夕夜晚上,小8嘴裡說著拒絕,但還是動手打開了電視,跟家人坐在一起看春晚。
但小8也是萬萬沒想到啊,在區區一個兔年春晚的舞台上,竟然能集齊岳雲鵬和於震這兩位卧龍鳳雛(非褒義)

岳雲鵬和孫越合作的相聲《我的變、變、變》是本屆春晚的第一個語言類節目,等兩人表演完,小8的表情跟台下的觀眾是一樣的,根-本-笑-不-出-來

從開場到結束,岳雲鵬沒抖出哪怕一個成功的包袱,「凍成孫子」「孫越想變瘦」這種梗,比風乾了10年的大棒骨都硬。

東一句西一嘴地扯到最後,岳雲鵬終於扣題了,給大家表演了一個徒手變燒雞,全場唯一的笑點是張若昀撕雞腿吃,反正觀眾不是因為岳雲鵬笑的。

當時春晚的收視正一路飆升,到了岳雲鵬的相聲這,收視率連續三次小幅度下跌,大概觀眾們也在糾結:不想看了,但又想知道岳雲鵬後面還能怎麼擺爛。

看完節目后,觀眾們紛紛發文吐槽,表示如果岳雲鵬再上幾次春晚的話,德雲社的票就不會有人再買了

岳雲鵬的相聲是讓觀眾感到無趣,接下來於震的小品就是純屬給大家添堵了。
看節目單的時候,小8就發現《初見照相館》的演員都不是正經小品演員,但想著既然這節目能登上大雅之堂,想必質量還可以。

事實證明,是小8太天真了。
整個小品劇情老套,演員用力過猛,笑點設計失敗,5個人一直在台上扯著嗓子吵吵,聽得人腦瓜子都大了。

尤其是於震和孫茜兩位主演,倆人都在影視圈混了半輩子了,表演起來還是這麼刻板生硬,台詞說得毫無感情、只有技巧,跟打了雞血似的。

整個小品時長12分鐘,有11分鐘都是在亂演,最後一分鐘強行煽情。
台下這位觀眾的動作完美體現了小8的心情:大過年的,咱為什麼要受這個罪?

在長達四個多小時的晚會上,只有7個語言類節目,硬要排名的話,開心麻花的小品《坑》稍微好點,雖然劇情老套,但「沈馬」組合的表演很自然。

王寶強的《馬上到》和金靖的《對視50秒》只能說馬馬虎虎,放在《一年一度喜劇大賽》里都拿不到好名次。

圓桌脫口秀《給我一分鐘》這個節目呢,四個演員都是好演員,但脫口秀跟晚會的適配度還是太低了,年輕人覺得不好笑,老年人又聽不懂,整得怪尷尬的。

孫濤就像年獸一樣,每年除夕夜出來露一回面,然後一整年就見不到人影了。
他的小品有固定套路,窩囊男人+「母老虎」媳婦,兩人先吵架再和好,最後還要來一句「我驕傲」

果不其然,今年秦嵐成了孫濤的新老婆,整個節目唯一的創新就是把最後那句「我驕傲」改成了秦嵐的台詞。

當然,在岳雲鵬和於震的節目面前,這一切都不是問題了。
他倆節目的尷尬程度,是所有節目加在一起都無法比擬的,於雲鵬和於震這倆「混子」演員,在春晚上徹底現了原形。

岳雲鵬:綜藝「混子」、春晚寵兒
這是岳雲鵬第6次登上春晚了,觀眾對他有多期待,如今就有多失望。
從2015年到2023年(去年未參加),岳雲鵬唯一的原創包袱就是《五環之歌》,而且嚴格來說這歌不是他的原創

2019年,岳雲鵬跟孫越合作了相聲《妙言趣語》,卻在表演中途笑場,算他當時反應快,打著哈哈把這場失誤糊弄過去了。
2020年,岳雲鵬再次被孫越逗笑,只能抿緊嘴巴克制笑意。

在2021年和今年春晚上,岳雲鵬都嘴瓢了,一個包袱抖得結結巴巴的,本來相聲內容就老套生硬,這下連詞都說不清,更沒意思了。

相聲講究「說學逗唱」,放眼整個德雲社,岳雲鵬說不過曹雲金,學不過小陶陽,唱不過張雲雷,全身就佔了個「逗」,還是因為長得逗

馬三立先生曾說,講相聲得討好觀眾,但不能靠「出洋相」去討好觀眾
而「出洋相」就是岳雲鵬的殺手鐧,他那搞怪的《五環之歌》,賤兮兮的笑容,把觀眾的注意力吸引到他自己身上,而不是相聲內容上。

岳雲鵬「悲慘」的過去,又讓觀眾對他產生了憐惜,因此對他有更大的包容度。就算嘴瓢、笑場、不好笑,觀眾也會替他洗白。

但如今,岳雲鵬已經成了一名「綜藝混子」,參加綜藝的時間多了,觀眾就看膩了,對他的包容度就會下降了。
再加之岳雲鵬在節目中體現出的懶散、忘本、低情商,已經將他的觀眾緣敗得差不多了。

明明是窮人家出來的孩子,錄綜藝卻吃不了練舞的苦,當場就一屁股坐在牆角不動彈了,還得導演來哄他。

在節目中體驗當房產中介,結果第一天上班直接睡到中午才去報到,坐公交時還一臉不解地問前排乘客:「為什麼工作10年了還要坐公交」?
這個問題,那個在飯店端盤子的岳雲鵬能懂,現在的岳雲鵬確實是不懂了。

作為綜藝咖,岳雲鵬已經踏在了翻車的邊緣。作為相聲演員,岳雲鵬已經完不成熱場的任務了。
于謙對他的吐槽非常到位:「凈上綜藝了,能幹點正事嗎?你起家指著相聲,你這根不能斷了」

於震:神劇「混子」,混不出名堂
隨著神劇的沒落,於震也漸漸從觀眾眼前消失,所以這次在春晚上看到他,很多人都很驚訝。
小8一開始對他還是挺期待的,畢竟他是專業演員嘛,搞不好能給大家一個驚喜呢?

事實證明小8想多了,於震果然還是那個於震,只是從神劇「混子」,變成了小品「混子」。
只要是於震參演的作品,那劇情都是無趣生硬的,演技都是一成不變的,觀感都是一言難盡的......

於震、孫茜倆人急頭白臉一頓吵吵,結果突然就強行煽情強行哭,演技堪比帶貨主播,小8真怕他們下一句就是「來321,給家人們上鏈接」。

於震出身中戲,早期參演過《重案六組》《中國兄弟連》這種口碑好劇,並不是神劇專業戶。
但神劇演起來輕鬆,受眾又廣,於震就漸漸走上了「不歸路」,甚至有好幾部作品都因為太離譜而下架了。

要說於震不是自願的,只是接不到其他的角色?
那可就錯了,於震並不覺得自己拍的是雷劇,他覺得他拍了那麼多戲,基本上沒有雷人的鏡頭。

帶著這份自信,於震在去年主演了《滹沱兒女》,依舊是大展神通打鬼子,可惜觀眾不買賬。

然後於震又登上了兔年春晚,刷新了幾十年來春晚小品的尷尬底線,實在是牛!

岳雲鵬和於震,一個是主業上綜藝副業說相聲,一個是專職當神劇專業戶,入圈多年毫無演技,兩位「混子」齊聚一堂,才給大家帶來了這麼「精彩」的表演。

他倆是如何登上舞台的,咱們不多說,但小8真心希望舞台上能多一些陳佩斯、趙本山,少一些這樣的「混子」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