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靠白富美老婆救場撈錢,這對夫妻背後的水可深著呢

據不完全統計,他們一年內上的綜藝節目,足足有 42 檔之多。彼時,就有網友開始批評郎朗 " 不務正業 ",質疑 " 鋼琴王子 " 淪為綜藝咖,問他是不是不想上 " 金色大廳 " 演奏了?

文|金融八卦女作者:澍野

郎朗夫婦被浪莎解約,275 萬的代言費黃了?

明明這份合同,才剛剛官宣 1 天。面對代言人 " 一日游 " 的質疑,浪莎股份澄清:郎朗、吉娜的代言並未終止,只是換了簽約主體。

原來,這是一場烏龍啊,不少網友敗興而歸。沒多久,# 郎朗說吉娜會主持今年北京台春晚 # 又登上熱搜,這對夫妻不僅沒丟活,還恰上飯了。

2019 年,37 歲的郎朗在凡爾賽宮,迎娶 24 歲混血新娘吉娜。結婚 3 年多,他們瘋狂上綜藝,打造恩愛人設,大搞合體撈金的戲碼,還上過不少奇葩熱搜,如 # 郎朗沒幫老婆拿行李 #。




事實上,這對 " 寶藏夫妻 " 商業版圖背後的水,可深著呢。

/ 揚言兒子要娶 " 皇家女 "

靠白富美兒媳救場撈錢? /

郎朗 3 歲學鋼琴,15 歲赴美留學,17 歲一舉成名,25 歲就以 1.5 億元年收入,登上福布斯中國名人榜,37 歲娶到小 12 歲嬌妻。

不過,郎爸並不滿足。早在 2006 年,郎朗 24 歲時,郎爸就對媒體說:

" 我贊成他認識女孩子,有一次和他開玩笑討論了一下。找有權有勢的吧,有下台的時候;

找有錢的,郎朗的錢夠花,吃穿不愁,而且我們是藝術家,注重精神上的享受;

找皇家的還不錯,我們和查爾斯王子的關係特好,可他沒女兒 ……"




當時,郎爸的話一出,輿論嘩然。網友紛紛看不慣他傲慢的姿態。

時隔多年後,郎朗上節目回應這一話題, 給老爸找補,說他是開玩笑,雖話有點雷,但自己從沒跟公主好過。




事實上,郎朗 37 歲才結婚,娶的媳婦也是家裡精挑細選的。劉亦菲等娛樂圈明星他爸是看不上的,女方有碩士學歷,也是他家選兒媳婦的底線。

2019 年,郎朗在凡爾賽宮,迎娶小 12 歲的德韓混血新娘吉娜。雖然沒能娶到 " 皇家女 ",但對方也算家世清白的 " 白富美 "。

吉娜也是一個鋼琴家,成就雖比不上郎朗,但也算是科班出身的才女。她 4 歲學琴 8 歲演出,畢業於漢堡音樂戲劇學院,國際舞台有多次音樂演出。

她還精通多門外語,混血面孔足夠精緻,身材也凹凸有致。當初,他們結婚時,網友認為他們是郎才女貌,也都是祝福的。

可沒多久,這對夫妻的風評,就發生了 180 度大逆轉。

彼時,郎朗和吉娜雙雙步入娛樂圈,打造明星夫妻品牌。兩人頻繁在綜藝刷臉,比如《幸福三重奏》《妻子的浪漫旅行》,花式秀恩愛,打造恩愛夫妻 " 人設 "。




據不完全統計,他們一年內上的綜藝節目,足足有 42 檔之多。彼時,就有網友開始批評郎朗 " 不務正業 ",質疑 " 鋼琴王子 " 淪為綜藝咖,問他是不是不想上 " 金色大廳 " 演奏了?

這還不算完,沒多久,吉娜就懷上了寶寶。郎朗並沒陪老婆在家安心養胎,而是在抓住機會就出席活動,並搞了一些 " 迷惑 " 發言。

吉娜懷孕 6 個月,夫妻二人就營銷肚子。

吉娜驕傲展現自己孕期 6 個月,卻只有 56cm 的腰圍。活動舞台上,郎朗指著正在 " 賣力 " 側身展示孕肚的吉娜說:" 這腰沒什麼變化。"




懷孕 7 個月時,吉娜又開始營銷手臂。

吉娜拍了一組照片,一隻手放在腰間遮掩孕肚,一隻手舉起展示依舊纖細的手臂。通稿也立馬安排上了:" 吉娜懷孕 7 個月狀態,精緻又不失少女感,狀態好好。"

原本,郎朗夫或許認為,這能引起大家的一片讚歎與羨慕。沒想到,卻猝不及防地翻車了。

網友紛紛反水,指責他們進行錯誤引導、製造焦慮,還有人喊話:" 現在又開始要求女生連懷孕的時候,肚子都不能大了?"




人民日報等官媒也下場批評,點名郎朗吉娜夫婦,稱其對公眾做出了錯誤的引導。




那麼,郎朗夫婦為什麼搞這一番操作?背後無非是個 " 利 " 字。

正如他們所料,自從參加綜藝節目火了之後,吉娜與郎朗的代言、商務活動,都肉眼可見得更好了。他們會在短視頻平台出鏡,以品牌體驗官的身份推廣一些產品,也會攜手參加一些品牌發布會。




據不完全統計,僅 2022 年,郎朗就曾代言軒詩尼、海普諾凱 1897、一汽豐田皇冠、蒙牛乳酪品牌、宇珀表等多個品牌,並與魔獸世界、京東 PULS、天貓超市等各大品牌展開合作。




▲圖片來源:郎朗微博

吉娜也趁熱打鐵,抓住自身 " 螞蟻腰 " 的特點,直播分享一些瘦腰、瘦身秘籍。可正當網友拿起小本本準備開記的時候,沒想到吉娜話鋒一轉,馬上開始推薦起某款酵素、燕窩等。

可她的推薦話術,大多都是 " 我最近常吃 "" 我特別喜歡吃 " 等。只是自己吃燕窩,並沒有講出燕窩的作用功效,產地等,這被網友詬病不專業。

賣燕窩反響不好,吉娜又改換產品,賣起了吹風機,結果更是讓人大跌眼鏡。在試用的過程中,吉娜表示:" 吹頭過程中能感覺到負離子的濃度是很高的。"




網友的反應則是:" 竟然能直接感受到負離子的存在?也是厲害了。" "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好用,不太敢買。"

還有粉絲認為郎朗夫妻自降身價," 咋啥活都接啊 "" 還是不要代言這些不靠譜的產品 ",還有網友質疑郎朗是否缺錢。

或許,郎朗也有自己的無奈與悲哀 ......

/ 強勢父親與兒子深度捆綁

" 鋼琴天才 " 撈金千萬元 /

無數人羨慕郎朗是鋼琴天才,卻不知他有 " 童年陰影 ",甚至或許連他的一生,都在被父親操控,從練琴到戀愛,從娶妻到撈金 ......

至少在現在看來,郎爸依然對他有震懾力。郎朗的商業帝國,盡在郎爸掌握之中。而郎爸對兒子的成功,更是渴望到偏執。根據郎朗的回憶錄,小時候,郎爸對他的要求是:

" 要麼當上成功的鋼琴家,要麼就去死。"

在郎爸看來,郎朗少練 2 個小時的琴,就是不可饒恕的大罪,等於毀滅了他自己和父母。因此,郎爸曾對他怒喊:

" 一切都毀了,你沒理由再活下去了!"




於是,郎爸讓兒子選擇:要麼吃下 30 粒抗生素,要麼跳樓。" 首先你死,然後我死 "。

即使事後證明,這是一場為了刺激兒子成功的恐嚇,藥片是抗生素。但這番操作,也著實令人窒息。那麼,郎爸為什麼對兒子這麼嚴格呢?

事實上,郎爸一直有個成為二胡演奏家的夢想,但在特殊時代,他由於家庭背景不得不輟學參加工作。後來,他把心血全部傾注到兒子身上。




從 3 歲起,郎朗就開始學琴,並接受父親的 " 魔鬼訓練 ":小學每天在課餘時間練琴七八個小時,半夜被郎國任叫醒彈琴,以訓練任何時段的演奏興奮度,在郎朗學琴不聽話時用皮帶抽打 ......

1992 年,郎爸辭去警察公職,帶著 9 歲的郎朗,從瀋陽奔赴北京,拜師學藝。父子 " 北漂 "8 年,他們的生活費、學費,全部靠郎朗母親的工資支撐。

那時候,郎朗還自費 5 萬元赴德國參加比賽,郎爸向親戚借了 3 萬元,剩下的 2 萬元是從銀行貸款的。可以說,為了兒子的成功,郎爸孤注一擲。

1999 年,美國芝加哥 " 拉維尼亞音樂節 " 世紀慶典明星音樂會,17 歲的郎朗頂替因病無法演出的鋼琴家,第一次與世界十大樂團合作,從此一鳴驚人、一路開掛。

之後,郎朗頭頂 " 鋼琴大師 " 名號,無數商演機會向他砸來。

2007 年,郎朗以 1.5 億元的年收入位列 " 中國福布斯名人排行榜 " 第二,僅次於姚明。評選方給出的理由是:" 受國際頂級品牌青睞,全球演出超 150 場 "。




據《西安日報》報道,早在 2001 年,郎朗在中國就是一線歌星的出場費,15 萬 -30 萬元。2007 年前後,郎朗的出場費都不低於 3 萬美元,或在 30 萬元以上,如果 1 年 150 場演出,其收入至少在 4500 萬元以上。

2008 年,亮相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之後,郎朗的演出費又翻了 1 倍。據《錢江晚報》報道稱,有音樂會主辦方透露,奧運后郎朗的出場費從近百萬元猛漲到 200 萬元,是他 2005 年首次到杭州開音樂會時價格的 6 倍。

郎朗出名后,郎爸也有了更多選擇權、更多談判的底氣,他曾驕傲地表示:" 在卡內基音樂廳演,不是讓他們給演出費,而要和他們分百分之幾十的票房!"

他還透露,郎朗的代言費接近 500 萬元,有些品牌甚至超過千萬元。大到名車,小到名表,郎朗有十幾個代言傍身,如勞力士手錶、奧迪汽車、松下電器、飛利浦電器、萬寶龍茅台王子酒等產品。

郎爸與兒子深度捆綁,逐漸暴露出 " 郎子野心 "。他常以 " 鋼琴大師郎朗父親 " 的身份,出席商業活動,有時頭銜是 " 著名鋼琴教育家 ",還出版了《我和郎朗 30 年》。




郎朗曾兩度為 P2P 企業站台,郎爸也與 " 宜人貸 " 的關聯公司 " 宜信 " 關係密切。" 吉林市翔實晟投投資中心 " 的受益所有人,就是宜信旗下的 " 普澤眾富 "。而這家投資中心,就曾由郎爸控股。

2017 年,郎朗宣布小程序 " 郎朗藝術世界 " 上線,售賣郎朗的教材、郎朗聯名香水和聯名音響等產品。而小程序的開發商是 " 深圳明日之星 ",其法人正是郎爸。

目前,天眼查顯示,郎朗共關聯 5 家企業或社會組織,包括上海柏琴文化、青島朗島文化、深圳市郎樂鋼琴培訓、北京郎朗時代文化、北京郎朗藝術基金會,主要涉及文化藝術領域。

郎爸任職的企業足足有 15 家,大多與郎朗有關聯,包括上海柏琴文化、杭州郎朗藝術世界交流中心、北京郎朗藝術基金會、上海沃夫岡餐飲、上海柏尊酒店管理等,涉及文化、餐飲、酒店、投資等領域。




多年前,郎爸面對鏡頭曾說:" 成功了,有啥遺憾吶。" 彼時,很多人還不理解其深意。現在才知道,只有郎朗的事業成功了,郎爸才能在兒子身上掘金呀。

而郎朗回想過去時說:" 我從來沒有享受過一刻童年,只有試圖成為一個成年人而痛苦地努力。" 他時常覺得,父親咄咄逼人,害怕與之親近。




郎朗母親心疼兒子,卻有些無能為力:

" 兒子在台上的榮光有多麼巨大,我這個母親內心的酸楚與感慨,就有多麼深重。"

/ 過度商業化屢被質疑

藝術家淪為 " 賺錢機器 "? /

剛官宣代言人,僅一天就變卦了?最近,朗朗夫婦代言 " 一日游 " 引爭議。

在互動平台上,有人懷疑浪莎股份有 " 炒作 " 之嫌,也有人猜測是不是雙方代言費沒談攏,還有人問朗朗夫婦是不是出事了?




▲圖片來源:浪莎股份股吧

1 月 4 日晚,浪莎股份公告稱,因合同相關條款發生變更,取消與藝人郎朗、吉娜簽訂的合同。

而就在前一天,浪莎股份剛剛公告,宣布二人為公司浪莎品牌擔任全球品牌代言人。

對此,浪莎股份回應說,郎朗、吉娜的代言並未終止,只是代言合同將與浪莎股份的控股股東——浪莎控股集團簽訂。

那麼,為什麼變更籤約主體?浪莎股份公告只是稱:" 因合同相關條款發生變更 ",未披露具體原因,這就很耐人尋味。

根據雙方簽訂的合約,郎朗、吉娜夫妻為浪莎品牌擔任全球品牌代言人,代言費共計 275 萬元,合作時間是自 2023 年 3 月 1 日起,到 2025 年 2 月 28 日止。




值得注意的是,雙方之間還存在特別約定:郎朗夫妻作為明星,屬於公眾人物,其一言一行需要保持良好形象,不得實施有違法律、社會公德、有傷風化等言行,也不得出現離婚、婚外情等負面報道。

否則,浪莎有權利與朗朗夫婦終止合作。

而這次取消合作后,不少網友在線 " 求瓜 ",有網友驚訝 " 浪莎這麼出名的企業年營收才 2 億?",也有網友直言,朗朗夫婦 " 代言費不高 ",似乎與日賺 208 萬的娛樂圈有些 " 脫節 "?

事實上,郎朗父子撈金並不注意品控,郎朗的口碑因而有下滑之勢,這自然影響到了父子倆的撈金速度。

這些年,郎朗曾兩次倒在 P2P 的風口上。2017 年,郎朗代言的 88 財富網 " 爆雷 ",突然宣布停運,待兌付金額合計超過 7.5 億元,1 年後,其母公司中科創集團,被通報為 " 涉黑犯罪集團 ",44 名團伙成員被捕。

同年,郎朗代言的另一家互聯網金融平台 " 綠能寶 " 陷入逾期危機,逾期總額在 4.3 億元左右,涉線上投資人 5746 人。作為代言人的郎朗,屢次出現在負面新聞的標題中。




於是,郎朗把工作重心轉向做大師課,在自媒體教鋼琴、做普及,管理一家 " 郎朗音樂基金會 "。基金會的主要贊助商包括萬事達、安聯保險、施坦威、卡耐基音樂廳等。

2011 年,郎朗成立了鋼琴音樂教育機構—— " 郎朗音樂世界 "。培訓費用在 3.05 萬元到 6.2 萬元不等。但授課老師不是郎朗,而是機構的 " 精英教師 ",多為碩士學歷,平均每節課價格在 762.5 元到 1550 元之間。

郎朗還有一家私人會所—— " 郎匯 ",會員費 12.8 萬元,會員有名人楊瀾、薛蠻子等,會員的子女能優先面試 " 郎朗音樂世界 "。

但沒幾年,郎朗方面官宣,這家斥資千萬元打造的私人會所,早已轉手讓人。

2015 年,郎朗又參與了 "The ONE 智能鋼琴 " 的 B 輪融資,他與李開復、徐小平及紅杉等共同注資千萬美元,並成為其品牌代言人。彼時,又有網友痛批,這只是對 " 互聯網教育 " 概念的炒作 ......




所以說,要不是郎朗娶到個漂亮媳婦救場,玩夫妻帶貨的新花樣,可能更沒人為他買單了。因而,或許對郎爸來說,兒媳是不是 " 皇家女 " 又有什麼關係,能和兒子合體參加綜藝就行 ......

2021 年,在一場採訪中,記者問郎朗,為什麼最近頻繁參加綜藝?他說:" 今年被迫取消了 70 多場音樂會,所以沒辦法 ……"

但網友不買賬,有人斥責郎朗 " 過於商業化 ",是 " 賺錢機器 "。

對此,郎朗並不在意,他認為,藝術本身就是商品,古典音樂與商業化並不對立,甚至放言:

" 莫扎特要是活著,早就成富翁了!"

參考資料:

《郎朗父子背後的千萬生意: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后演出費暴漲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