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上億的抖音主播,瞧不起消費者了?

瘋狂小楊哥最近正站在風口浪尖上。

11月13日,職業打假人王海發布視頻稱,瘋狂小楊哥直播間售賣的金正破壁機和絞肉機均為虛標功率。



據王海的視頻介紹,三隻羊直播間售賣的破壁機功率標註為300W,實際僅為105W,絞肉機標註功率為300W,實際功率僅為120W。

對此,抖音平台方面給出的解決方案為同意退貨退款,額外贈送100元無門檻優惠券,王海十分不滿。



事態發酵了兩天,11月15日,遭遇打假的品牌方金正生活電器發布聲明稱兩款產品符合國家標準,不存在虛假宣傳,並曬出相關認證證書。

瘋狂小楊哥隨後轉發金正的廠商聲明,並在該微博評論中回應「我只想做好自己」、「能給你們帶來快樂,真的很開心」……



但打假人王海認為此事是「對消費者的傲慢」,正在微博高頻率diss。

根據王海曬出的銷售額,破壁機累計成交額6.8萬,銷售單價399元,如若做實「虛假宣傳」,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退一賠三原則下,瘋狂小楊哥最高退賠金額或將超過1億。

今日,#央媒評頭部帶貨主播遭打假#將此事推向高潮。《證券時報》發文表示,頭部主播遭遇「打假」時,將產品下架了事、以沉默應對顯得不合時宜。



前段時間,瘋狂小楊哥剛剛斥資一億買樓,「小楊哥雙十一自己消費一億」熱度還沒過,就碰上被打假,形勢非常不妙。

就在王海的「打假帖」中也指出,「一億買寫字樓的瘋狂小楊哥,請再拿一億退賠消費者吧!」



到底是人紅是非多還是小楊哥「飄了」?



悶聲發大財的「頂流」

提起頭部主播,很多人的第一反應可能是李佳琦、羅永浩、董宇輝……瘋狂小楊哥好似一直在不起眼的角落慢慢「發育」。

但走到今天,瘋狂小楊哥的聲量已經迅速突破圈層,被推到了瞬息萬變輿論場上。

瘋狂小楊哥在抖音平台的粉絲數量目前為1.03億(抖音只顯示到9999萬+),這是個非常驚人的數字。



要知道,在抖音上粉絲破億的賬號均為機構賬號,人民日報和央視新聞的粉絲數也不過1.62億、1.5億。

非機構賬號中,超級網紅李佳琦的抖音粉絲為4591萬,兩大頭部MCN東方甄選和交個朋友分別為2820萬、2001萬;明星賬號中,天王劉德華粉絲數為7648萬,粉絲數相對較多的明星陳赫、迪麗熱巴、楊穎分別為6577萬、4685萬、3696萬。

各平台的斷層頂流們在自己的主場上也沒有能破了億的——李佳琦的淘寶直播賬號目前粉絲為7178萬,辛巴在快手的粉絲數量為9850萬。





放眼全球,在社交平台上能夠躋身「億粉俱樂部」的也都是馬斯克、奧巴馬、賈斯汀比伯、C羅這種級別的……

這個漲粉架勢已經到了正主都害怕的程度。

今年3月底,在瘋狂小楊哥粉絲數突破7000萬超過劉德華之際,小楊哥就表示對這個情況「非常惶恐,不敢再漲粉」。

在粉絲數逐漸逼近一億的時候,小楊哥更是瑟瑟發抖:「(視頻)不敢發,怕破億。」



為了不破億,小楊哥一度減少短視頻發布頻率,甚至停播,上個月還剛剛清理掉200萬賬號已註銷的粉絲。

但這也僅為其拖延了一段時間而已,11月1日晚,瘋狂小楊哥抖音賬號粉絲數正式突破1億,成為全網第一粉絲破億的素人網紅。

這麼看,瘋狂小楊哥確實有點東西。

蟬媽媽數據顯示,10月達人月榜中,東方甄選以7.5億~10億的銷售額位居榜首,瘋狂小楊哥以2.5億~5億的成績緊隨其後。



但值得注意的是,東方甄選10月的直播場次為28場,而瘋狂小楊哥僅為8場——估算下來,小楊哥每場直播的帶貨銷售額高出東方甄選1000萬到3000萬左右。

一位抖音電商的商家妖妖告訴桃氣lab,像瘋狂小楊哥這種頭部大主播,基本很少以「純傭金」帶貨,大概率是「坑位費+傭金+簽訂投產」的合作模式,「頭部主播中,坑位費最少也在5萬一個鏈接以上,7、8萬的也大有人在。」

而據妖妖透露,一般擁有坑位費的主播帶貨,傭金基本在實際成交額的15%~20%左右。

蟬媽媽數據顯示,截至11月15日的三個月內,瘋狂小楊哥的累計銷售額為10億~25億區間,減去約30%的行業平均退貨率,大概達成了7億~17.5億實際成交額。

也就是說,在傭金大概15~20%的情況下,瘋狂小楊哥三個月內光傭金就能賺1.05億~3.5億。而在這期間小楊哥賬號上架商品數超過了1000個,若坑位費一個鏈接最少5萬單算,在坑位費上也獲得了超過5000萬的收入。

另外,《時代周報》此前報道,瘋狂小楊哥通過直播切片授權(目前已停止授權),每個月分成收益也高達1600萬,真·頂流啊。



保守估計,瘋狂小楊哥光在直播帶貨這塊兒每月收益最少也在6700萬~1.5億左右。



瘋狂小楊哥的走紅之路

瘋狂小楊哥今天的成績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他的走紅之路有幾個關鍵性的時間節點。

2015年,還在讀書的小楊哥入駐快手,開始進行搞笑劇情短視頻創作。時而晒晒自己的機械舞練習日常,時而分享一下大楊哥整活兒。

但和不少互聯網新人一樣,開頭非常艱難:「玩了三個月,收穫50個粉絲,親戚佔了48個。」

小楊哥回憶,大學時期和室友合作拍攝的「用爆竹炸墨水」惡搞視頻時,才初次有了走紅的感覺,「把牙都炸黑了,直接炸到60萬粉絲」。到2017年,瘋狂小楊哥的快手粉絲已經超過300萬。



2018年,瘋狂小楊哥轉戰抖音,一開始是整蠱女友、兄弟互整系列為主,短短一年內漲粉800萬。



2019年,隨著幾個人氣視頻系列出圈,人氣又獲得一輪番長。「絕望周末」系列中,網癮少年小楊哥化身被家人整蠱的大冤種,而不甘就此戒掉網癮的小楊哥,居然策反老爸淪為「網癮中年」。



楊家人開始全員出鏡,人設吸睛。「作死弟弟」、「整活哥哥」、「網癮老爸」、「暴力老媽」、「食物鏈頂端的大楊嫂小楊嫂」、「整蠱岳父」……沙雕又搞怪的楊家人日常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觀看。



同年,小楊哥開始轉型直播帶貨,在快手上成績平平,在被辛巴家族佔領的直播賽道一直出不了頭。

2020年,小楊哥入駐B站,同步分發「網癮父子」「絕望周末」系列內容,同時開始在抖音嘗試直播帶貨,而屆時粉絲數量超過4000萬的瘋狂小楊哥,在直播帶貨上還是不溫不火。



2020年上半年,根據負責招商的團隊發布的數據顯示,小楊哥帶貨多款單品銷量僅為1000多單。

下一個「流量飛升」的節點在於2021年,小楊哥關聯MCN機構合肥三隻羊網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天眼查顯示,母公司合肥三隻羊創業投資有限公司除大小楊哥以外的第二大股東為合肥耀玥誠品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該公司兩位大股東曾經都是合肥微帽網路科技的高管,在三隻羊網路成立初期就曾入股。

而合肥三隻羊文化傳媒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輝,持股25%,目前同時擔任巨量千川(山東)企業管理有限公司。

資本注入之後,負責瘋狂小楊哥直播的團隊被替換,發展方向更加傾向於企業化運營,兩年內漲粉近7000萬,瘋狂小楊哥正式晉陞為抖音平台第一紅人主播。



今年成為了瘋狂小楊哥直播帶貨爆發年,甚至開闢了帶貨新流派——「反向帶貨」:賣不粘鍋發現粘鍋,賣蘋果蘋果爛掉,賣橘子酸到抽筋,賣榴槤臭到嘔吐……

以及帶有小楊哥搞怪風格的「暴力測評」:為了測評拖鞋咬鞋底,測試褲子起不起球用鋼絲球磨褲子,測評童裝是不是真的彈性好,現場穿童裝……時常翻車、槽點滿滿的直播風格逐漸形成。



直播間粉絲也加入造梗大軍,彈幕上跟著花式整活兒:問賣的沙琪瑪是公馬還是母馬,賣的衛生巾包不包安裝……

而小楊哥直播間的產品定位也非常精準。被瘋狂小楊哥的搞笑直播吸引而非商品,更多的是不用攻略、可以無腦下單的休閑類商品,而非剛需。

目前小楊哥直播間的銷量最佳品類中,日用百貨和食品飲料兩項佔比加起來過半,均價在45~68元區間,搞怪帶貨搭配著小楊哥的全網「骨折價」,直播間粉絲們過來看熱鬧之餘,也可以沒有負擔的下單捧場。



擴張、公益、翻車,

超級主播三件套?

對於瘋狂小楊哥目前的體量來說,悶聲發大財已經不太現實了。

據天眼查顯示,瘋狂小楊哥的商業版圖越鋪越大。大小楊哥張開楊、張慶楊目前分別擁有12家、13家公司的實際控制權,企業涉及直播電商、供應鏈管理、文化傳媒、交通運輸等多個領域。

公司的規模也今非昔比。三隻羊網路官網顯示,目前公司直屬員工超過100人,旗下千萬級達人超過10個,賦能品牌超過150個,並於今年啟動建設三隻羊新零售總部。



今年10月,瘋狂小楊哥為東風風神的轎跑代言,小楊哥的影響力已經得到了品牌的認可。



而同其他超級主播一樣,伴隨著巨大的影響力,也有相應的社會責任加身。

像辛巴這幾年在助農方面動作頻頻,假燕窩事件沉寂一段時間之後再復出,第一件事就是快手合作推進了快手的藍領招聘板塊「快招工」。

李佳琦最近幾年一直在振興國貨方面也貢獻頗多。花西子、伊膚泉、誇迪、薇諾娜等國貨品牌就借著李佳琦直播間的流量助推迅速成長,今年雙十一大促中「國貨美妝」的存在感也一如既往。

小楊哥也在做同樣的事,這兩年一直在助農、回饋家鄉安徽、捐贈善款、扶持本土品牌……

小楊哥在直播中回應買樓爭議的時候就曾透露,今年在合肥斥資1億買樓是為了促進當地就業:「那個科技公司早在17年就倒閉了,只是我們現在買了下來。買樓是為了把公司做得更大,幫助大家更好的就業。」



在超級主播身上的社會責任體現出的B面,就是要在聚光燈下和輿論場上生存,需要加倍的謹慎和自律。

前段時間,有人拿著瘋狂小楊哥的直播切片售賣劣質產品,被消費者吐槽「實物品牌與直播切片中宣傳的品牌不相符」。

隨後瘋狂小楊哥迫於形勢關閉了直播切片授權,並在直播間反覆提醒粉絲不要上當受騙。



而瘋狂小楊哥自身的品控問題也陷入爭議。

其實此次在王海打假之前,就有消費者在買家秀里指出,「標識功率與實際功率不符,打磨的非常不細膩」。



9月,有網友曝出在瘋狂小楊哥直播間里購買的某洗髮水的贈品吹風機為「無中文標識、無生產日期、無質量合格證及生產廠家」的「三無產品」。

隨後中國消費者雜誌旗下「315評測」欄目對涉事吹風機進行產品測試,僅20秒就出現著火現象。



當時王海也曾出面打假,稱其吹風機是沒有強制3C認證的三無產品,只不過後來不了了事了。

10月,博主「7度測評」曾在《盤點我測過的7款智商稅產品》中,質疑小楊哥賣的除蟎噴霧「雲南本草」是智商稅,毫無效用。



人紅是非多是沒錯,但超級主播所要承擔的責任也要和他們的影響力相匹配,身正不怕影子斜,若品控嚴格過關,任100個王海也沒辦法把他打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