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年前的深夜檔,才是偶像劇的天花板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國產劇越來越學會騙人了。

最近一部新片評分還沒出,但卻被大家給罵慘了,它就是剛剛上線的《促醒者》

號稱是聚焦醫療,勢要展現醫者風貌的良心劇。

講真,廠長一開始是有些期待的,畢竟它拿的王牌可是兩位名副其實的老戲骨。

還未開播,就已經上遍各種熱搜。

王志文、江珊二十九年八搭新劇。

是呀,倆人往那一站,回憶殺這不就來了。

不光是微博上熱搜,劇方更是時不時的放出各種花絮視頻,在視頻中我們可以看到兩位老戲骨在片場的有愛互動。

更要命的是,背景音樂放的還是兩人合唱的《糊塗的愛》~

不得不說,它是懂 CP 粉的。

此歌一出,多少人夢回《過把癮》啊。

然而,前期有多期待,後面就有多失望。

該劇宣傳一直都在主打王志文和江珊,但主角實際上是兩個年輕男演員 ……

老戲骨帶新演員,這是國產劇一貫的標配,我們都懂,但不能把觀眾都當傻子吧。

不說台詞,劇情了,口碑顯然是已經挽回不了了。

甚至還有人說,這是醫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講真,玩不起就別玩啊,別再浪費老戲骨了。

算了,莫生氣。

還是搬出兩位老戲骨的經典之作,來洗洗眼吧。

《過把癮》

它是中國改革開放后,第一部聚焦都市男女愛情的電視劇。

有人說,《過把癮》是中國首部偶像劇。

但廠長想說,它應該是一個寓言式的童話愛情故事。

說它是童話,因為它的確是電影中想象的愛情模式;說它是寓言,它在現實中是真的會發生。

以至於 28 年後,很多年輕人看此片都會有很大的共鳴。

一模一樣,太真實了,這是彈幕上最多的評價。

現在年輕人都如此喜歡,當年,我們的父輩們又是痴迷到什麼地步呢?

該片在沒有任何預熱和宣傳,而且還不是在黃金檔播出,是在央視晚十一點多播出的。

要知道,在那個沒有手機網路的年代,人們睡覺普遍很早。

本來晚上都該睡覺了,可偏偏一部電視劇讓大家都熬起了夜。

據網友而言,自己的媽媽每天都會打著毛衣守在電視機前,等著看方言和杜梅吵架 ·······

就這樣,播放過半,該劇就已經引發全國熱議。

收視率更是達到了98%,遠超於同期同樣火爆的《北京人在紐約》。

所以,央視第一輪首播結束后,地方電視台甚至廣大縣城錄像廳就開始了如火如荼的重播。

該劇火到劇組曾去天津參加活動,都被熱情的觀眾堵在商場無法動彈。

最後導演趙寶剛爬出窗口準備離開,沒想到被商場的招牌戳破了腦袋,去醫院縫了四針。

而它讓王志文和江姍一躍成為當年最火的熒幕偶像,是大家心中的初代「大眾情人」和「青年男女的擇偶標準」。

兩人合唱的主題曲《糊塗的愛》,原版那英和劉歡才賣出幾萬盒卡帶。

而他們翻唱的版本卻賣了 40 多萬盒。

可見當時這部劇,有多火爆。

它到底為什麼這麼火,主要還是劇情真實,《過把癮》只有短短的八集,卻把愛情這事兒給說透了。

故事由一場葬禮開始,潘胖子和方言(王志文飾演)正在樓下閑聊,妻子石靜突然一躍而下,跳樓身亡。

沒人知道她為什麼要自殺?

劇中也沒有說明原因,他們之間沒有第三者,也從沒有爭吵,但潘胖子卻對方言說:

" 我這比監獄還慘啊,監獄刑滿釋放,還有個盼頭,我這倒好,白頭到老,終身死囚。"

" 跟石靜過日子真靜,靜得跟停屍房似的。"

而石靜呢,不解釋,也不掙扎,自殺前打扮好自己,只冷冷的往兩人的婚紗照上潑了一杯冷水。

是的,兩人的婚姻過的並不如意,婚紗照上她笑得明明那麼開心,明媚。

現在卻被婚姻擊敗了,選擇了最極端的方式回擊。

原來,婚姻最可怕的不是爭吵,而是連吵架都願意吵。

那這段感情徹底就名存實亡了。

就像電影《世界上最偉大的父親》中說的:

" 曾經以為生命中最糟糕的事,就是孤獨終老。其實不是,最糟糕的是與那些讓你感到孤獨的人一起終老。"

石靜把婚姻看得太重,而潘胖子把婚姻看得太輕。

石靜的去世對潘胖子而言是解脫,殊不知,婚姻這個東西,就像是圍牆,在裡面的人想出來,在外面的人想進去。

杜梅(江珊飾演)是石靜的閨蜜,前來參加她的葬禮,也就是在這場葬禮中,她與方言結識了。

兩人很快就相知,相戀,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他們就像是一對歡喜冤家,愛的熱烈奔放,愛的劍拔弩張,愛的死去活來,愛的莫名其妙。

吵架吵的也是熱火朝天,莫名其妙。

但敢肯定的是,兩人是有愛的。

他們剛結婚時,單位給分了一間教室當婚房,方言說," 這要多少東西才能填滿它啊?"

杜梅卻開心的說:

" 要那麼多傢具幹什麼。只要你愛我,有張床就行了。"

只要你愛我,有張床就行了。

簡單的一句台詞,就把整部劇的基調給定住了,是的,對杜梅而言,生活里只要有愛就夠了。

在新房裡的一間空教室的黑板上,她寫了無數個 " 愛 " 字。

每天睡覺前都要問方言,我是不是你最愛的人。

方言從一開始的耐心回答:你當然是。

到後來,方言被問的一臉疲憊,無奈勉強說出那個 " 愛 " 字。

再往後,他被一次次逼得厭煩,只能皺眉。

杜梅見狀,更是生氣,開始了無休止的爭吵,摔東西。

最後更是燒被子,差點把整個屋子都點著。

甚至會突然把他五花大綁,然後拿起冰冷的菜刀對準他的脖子威脅道:快說你愛我。

她帶著哭腔求方言說愛自己,然而方言卻只說了三個字:" 我恨你!"

愛恨就在一瞬間,他們之間的愛情來勢洶洶,維繫卻舉步維艱。

越相愛,越靠近,越痛苦。

他們愛得純粹,也愛得崩潰。

在這段愛情里,方言被捆綁了起來,他只覺得這份愛太過於窒息,絕望的方言用頭撞破窗玻璃,結束了婚姻關係。

然而,失去過後,兩人在經歷了種種之後,依舊奮不顧身的選擇彼此。

這次的選擇,不是衝動,而是深思熟慮。

也更難能可貴。

他們早已見識到了婚姻的真相,但是還是能堅定的選擇彼此,這可能就是愛吧。

愛到底是什麼?

杜梅把愛寫了滿滿一黑板,方言卻告訴她,「多清楚的字兒,離近了也得花。」

所以,愛到底是什麼呢?

它可能是值得一輩子去學習和經營的東西,就像片尾曲《糊塗的愛》中唱的那樣:

這就是愛,說也說不清楚。

但是呢,它再累也不覺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