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天謝地!國產劇演技派,這次沒被糟蹋

東南亞。

貿易商宋金言(雷佳音 飾),正與北機國際貿易公司總經理孫和平(秦昊 飾)討價還價。

" 你那個耗子葯,是買發動機就贈唄?"

" 做什麼美夢呢,我這高科技產品,三步倒。"

生意還沒談妥,忽降槍林彈雨。

一邊警察,一邊亡命之徒,硬把他倆夾中間兒了。

躲吧,兩人在車底藏好,嘴可不閑著。

正在這時候,老書記來電話了:

咱北機要破產,你小子是能人,來臨危受命一下。

孫和平:哈?我夠嗆能活過今天。

情況挺棘手,但好在孫和平福大命大。

那既然沒死成,這末代廠長,真就非他莫屬了——

乍一看劇名,還以為走錯了片場。

嚴肅板正,老氣橫秋,和剛剛的劇情完全不挨著。

要不是為主創慕名而來,老妹兒大概要和它錯過。

開場,你們也瞧見了。

新晉金鷹視帝雷佳音,匆匆現身,打了個醬油。

這百年老廠劫後餘生的故事,還得接著孫和平說。

北機搖搖欲墜,旗下產業全部虧損。

唯獨孫和平主理的外貿公司風生水起,正待上市。

說一句,廠子全靠他支撐,並不為過。

老書記早前為他挂名副廠長,就是看他年輕有為。

如今廠子有難,百年基業即將毀於一旦,老書記也只能把這枚福將 " 拖下水 "。

規勸有章法,那真是——

曉之以理:北機的孩子能看北機破產?

動之以情:北機破產,咱們註定遺臭萬年!

老書記一面說,一面再動情地抹抹眼淚兒。

孫和平哪忍心坐視不理?只好接下這個燙手山芋。

說是一廠之長,其實拉著全廠職工的飢荒。

欠薪一年多,賬面上就剩八萬塊錢。

怎麼辦?得想辦法搞錢。

曾經 " 漢大三傑 " 的名號響噹噹,劉必定(田雨 飾),楊柳(譚凱 飾),再加上他孫和平。

但在老書記女兒錢萍(萬茜 飾)的眼裡,他們學校從來就 ‍ 只有 " 雙雄 "。

到底行不行,還要用發展的眼光來看待。

孫和平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賣得了耗子葯,也盤得活廠子。

缺錢咋辦?找大財主啊。

如今賺得盆滿缽滿的劉必定,當年也是從北機走出去的。

孫和平知道,商人唯利是圖,卻不得不開口。

兩三個億的資金,說是借款,人人都當做打水漂。

劉必定態度明確,情分有,但不多。

指條明路,你可以找咱師兄楊柳,掌舵國有集團的廳局級董事長。‍‍‍‍

再不濟,哥哥還有餿主意,騙貸。

缺錢歸缺錢,孫和平可不打算觸碰紅線。

兜兜轉轉,繞到師兄楊柳跟前,又是人精遇見人精,人均八百個心眼。

劉必定坐擁宏遠集團,要給紅星重裝注資十億。

孫和平山窮水盡,只能和楊柳軟磨硬泡,抱緊漢重集團這棵大樹。

楊柳鬆口,可有一點,北機要歸在漢重集團旗下。

老書記心裡難過:咱北機前身是漢江機械專業學堂的實驗廠,可不是他們中蘇友好時期產物能比的。

但老牌企業的驕傲,在現實面前不值一提。

孫和平只好承諾,等北機熬過這一難關,立馬脫離漢重,再整河山。

廠長東奔西走籌謀,職工倒是打退堂鼓的好手。

一番曉以大義,總算安撫。

楊柳那邊將北機納入麾下,也非純粹的好人好事。

一方面,老廠的歷史溯洄深遠,蔭蔽著漢重也有一份榮光;

另一方面,省里已撥給北機上市指標,孫和平尚不知情,楊柳打算搶先收下北機,將指標挪給漢重。

各人悶聲打算盤,悄咪咪指點江山。

孫和平回廠整頓風氣,腌漬入味的陳腐亟待褪去,老廠也是時候迎來煥然新生了。

車間夾雜小賣部、包子鋪、油條鍋 …… 搞生產自救?通通撤掉。

廠里養一幫閑人及家屬,可不行!黨辦廠辦合一,再不正視又要被拖垮一次。

這一通慷慨陳詞,把老書記整自閉了。

上一輩人念舊情,也忌憚步子邁太大,越想越委屈巴巴:這個孫和平太有主意了。

有主意的孫和平,還得來哄。

師徒倆把話嘮開,晚上又和劉必定坐一桌。

咱們新廠長將展示,每頓酒不白喝的終極奧義。

逮到件小事便上綱上線,軟硬兼施,只為 " 搶錢 "。

想想,劉必定誒,行走的搖錢樹誒!

你再看劉必定的眼神,也很值得玩味:演吧演吧,無冕影帝你可真是屈才了。

哎呦,一句一個忘本,聽得劉必定扎心:

北機下崗職工的扶助基金,我可捐了五百萬!

孫和平聽完,眼睛都亮了:

那你買點我們的股票,就算不信,假裝相信,一千萬不成,那就八百萬 ~

劉必定喝得暈乎乎:

你可打住吧,給你兩百萬,就當我扶貧,就當我買一清靜。

師父一直沒開腔,聽著這句,樂了。

今晚這酒,喝得敞亮,喝出來錢兒啦 ~

劉必定淺當一把冤種,楊柳作為後盾補給,再加孫和平敢想敢幹,這大刀闊斧的改革,終見成效。

編劇周梅森,代表作包括《人民的名義》《我主沉浮》《至高權力》《國家公訴》等電視作品。

這一次,他直面中國製造業走了二十餘年的艱辛道路,只為一個初衷——

" 很多人講,工業題材、農業題材,寫農民寫工人沒人看,我覺得我們這個國家還是以農民、工人為主,他們是我們這個共和國的基礎,文藝工作者有必要有義務為他們做些東西,這些年這類作品太少了,我就是要做個這樣的嘗試。"

導演韓曉軍,執導過電視劇《大清鹽商》和《鏢門》。

時代不同,行業不同,但故事內里講的都是堅持與變革、精神與傳承。

主題大,題材重,幸得人物鮮活。

他並沒有把一部牽繫時代變遷與民生髮展的正劇題材,拍得拒人於千里之外,而是輔以歡快的旋律,彰顯舉重若輕之感。

五年時間,熒幕上彈指一揮,卻足夠北機夯實基礎。

楊柳把持的漢重,常需北機接濟,大額借款如流水。

劉必定的宏遠集團,也在急功近利的慾望驅使下,進入多事之秋。

北機獨立不過早晚,鼎足之勢已有了先兆,風起雲湧的賽場上角力暗藏。

但回看孫和平來時的路,每一步走得都不容易。

老書記把北機交給他,可不只是一座冰冷的廠房。

這裡,開啟了一座城市近代工業文明的歷史,更代表著職工們安身立命的根本。

他們每一次拼搏,都閃耀著熠熠光輝——

精萬國之技,揚中華之威。

立人立德,以強吾國驅動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