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德偉和仁科,打臉了多少想偷懶的哥哥?

《披荊斬棘》進行到第二次公演,又淘汰了兩位個人喜愛度排名靠後的男明星:黃義達和朱嘉琦。

在這兩位淘汰者中,朱嘉琦其實挺有披荊斬棘精神的,演員出身,不擅長唱也不擅長跳,卻在前幾次表演中或主動選擇或被動接受了唱跳曲目,因此還沒來得及展示他擅長的各種鼓就被淘汰了。人很努力,也走出了舒適圈,就是不太適合舞台。

不過根據已播出的幾期節目來看,八先生覺得最能體現披荊斬棘精神的男明星,還是杜德偉和仁科。

年輕時的杜德偉是唱跳歌手,因此他是擅長唱跳的,哪怕今年 60 歲了,體能不如從前,也依然會主動攬下很多歌手都想避開的唱跳曲目。在二公,跟杜德偉一起唱跳的是兩位年輕演員范世錡和朱嘉琦。

擅長唱跳的歌手在節目里表演唱跳算披荊斬棘嗎?本來是不算的,但結合具體情況來看,杜德偉絕對夠拼。

杜德偉所在的聯盟,沒幾個人願意唱跳,他好說歹說才湊齊了包括他在內的 6 個成員范世錡、朱嘉琦、信、劉愷威、郝雲。

沒想到當同盟跟製作組開會的時候,反而被節目導演干預分組。導演怕信和郝雲跳不了這麼難的舞,反而會影響表演效果,建議他們只留三個人去唱跳。其實不太理解為什麼導演會這麼建議,難道範世錡和朱嘉琦擅長唱跳嗎?如果只看錶演效果的話,杜德偉單獨表演肯定會更好。幹嘛不讓杜德偉一個人唱跳,其他八個人擠在台上唱抒情歌?

當導演提出 " 只留三個人唱跳 " 的時候,杜德偉似乎想說什麼,但最後什麼都沒說,只能感慨 " 變化很極端 "。

在上一期提議過 " 唱跳組的成員可以有一部分唱跳,有一部分只唱不跳 " 的鄭鈞,自然是同意了,然後還笑著說:" 如果三個人(唱跳)那就很明確了,自己舉手吧。"

最終,鄭鈞和杜德偉的同盟分組,變成了三個人去唱跳,六個人去唱抒情歌。

60 歲的杜德偉,身體機能退化了,越練習腳部越來越痛,最後去看醫生才發現長了骨刺。

骨刺只能通過手術治療,但杜德偉想等二公之後再做手術,於是只能每天吃止痛藥緩解練舞帶來的疼痛。

但凡杜德偉有一丁點想偷懶的心,他大可以在鏡頭前一邊展示眼睛濕潤的狀態,一邊無奈地表示 " 我實在沒法跳下去了 "。但他很珍惜舞台,沒有賣慘也沒有抱怨,決定等二公結束后再做手術。

" 我了解我的身體,我覺得我可以克服 ",這是杜德偉的原話。八先生不提倡大家為了工作不顧身體健康,但杜德偉這種咬牙撐下去的拼勁確實很觸動人,尤其是他是 60 歲的大前輩了。

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儘可能地堅持下去,這就是披荊斬棘的精神。

仁科的拼勁跟杜德偉略有不同。

仁科是五條人樂隊的主唱和吉他手,二公分組的時候他進了張智霖和陳小春的同盟。成員們明知道他不擅長唱跳,但無奈拿到手的曲目是唱跳的,他也二話不說接受了安排。

不會跳舞卻被分到唱跳組怎麼辦?懶一點的人,會以 " 我不想破壞舞台效果 "、" 我不會跳舞 " 拒絕,而仁科想的是:我拚命練習,我就不信我做不到。當然他肯嘗試是因為遇到了很好的隊友,陳小春一直陪著他練,李承鉉一直摳細節糾正他的動作,給他講解動作背後的含義,隊友們不斷鞭策他、鼓勵他、稱讚他。

因為要拍戲,仁科短暫地離開了練習室,但拍戲間隙他專門請了跳舞老師陪著自己練,想著勤能補拙。

不會跳舞的人再怎麼練,肯定比不過會跳舞的人,但至少在態度上,仁科是能讓人服氣和欣慰的,他身上那種願意突破自我的精神也能激勵其他人。

最終,仁科的表現沒有拖團隊的後腿,陳小春小組的舞台完成度挺高的。

公演結束之後,仁科非常開心,因為他完成了一個看似不可能的任務——自認四肢不協調的人去跳舞,最終還成功了。換誰都會覺得開心。

仁科當初之所以沒有拒絕唱跳,還因為他沒嘗試過這種表演形式,他在學習、練習的過程中確實感受到了肢體語言的魅力。來這個節目,就是需要走出舒適圈,仁科做到了。

當然,八先生用杜德偉和仁科來舉例,不是說練唱跳才是披荊斬棘,只是他們最能體現突破自我的精神。不過根據最終成績來看,仁科的小組在二公以 885 分排名第一,杜德偉的小組只獲得了 803 分,排在最後。可見,不是所有的努力都有回報,但至少他們的努力觀眾都看在眼裡。

期待著以後包括《披荊斬棘》在內的音樂綜藝能不修音,這樣觀眾才能感受到明星為了練習唱歌付出了多少努力,純唱組才能體現出水平。現在所有明星都唱得很好聽,觀眾怎麼知道他們練沒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