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婉婷的遮羞布,終於被扒光了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7 年了,就在前天上午,2021 年 11 月 17 日,終於判了!

哈爾濱城鎮化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原主任張明傑,以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就像中紀委網站評論的那樣,這樣的宣判結果可以說是:依法懲腐,民心所向。



那麼多貪腐案件中,為什麼張明傑案能引起如此大的關注呢?甚至連中紀委都點名批評。

一切都要源自於她的寶貝女兒曲婉婷。

曲婉婷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一首《我的歌聲里》火遍大江南北,甚至還上過春晚。



按理說,她母親犯罪與她是沒有關係的,大家為什麼要揪著她不放呢?

知乎上有個問題「如何評價曲婉婷」

點贊最高的一條回答是這樣的——







是的,不能客觀公正的評價她,這應該是每個東北人的心聲。

尤其是上個世紀 90 年代東北大下崗職工的家屬們。

1999 年的鋼琴有多值錢?

看過電影《鋼的琴》的朋友們應該都會記得電影中這樣一個片段,在上世紀 90 年代,東北某重工業國企改革后出現了一大批下崗工人。

其中就有原鋼廠工人陳桂林,下崗后的生活慘不忍睹,但女兒喜歡鋼琴,他也想培養女兒成為鋼琴家。

然而對於下崗后的他來講,琴價就像 " 天文數字 " 一般。

於是,他只能用一堆廢鐵做了一架 " 假鋼琴 ",讓女兒開心。



但曲婉婷的母親卻在那個年代給女兒買了一台貨真價實的鋼琴。



不僅如此,從 2000 年起,17 歲的曲婉婷就被母親送去加拿大留學讀書。

要知道,加拿大的學費可不便宜,一年至少 20 多萬。

可張明傑的工資收入不過萬元,居然可以支撐曲婉婷在加拿大一讀就是 9 年。

這絕對不是普通工薪階層能夠承擔得起的費用。

所以,這一切費用的來源都源自於張明傑另一個「特殊」的身份:

哈爾濱市發改委副主任、市城鎮化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一個正局級幹部。

這其中的油水,不言而喻。

那時候恰逢國企改制,張明傑主管這項工作。

於是她通過暗箱操作,將一塊原本值 23 億的國有土地,以 6 千萬的超低價賣給了一家剛成立的小公司。

而這家小公司的負責人正是張明傑的哥哥,曲婉婷她舅。

隨後,她又進行二次誆騙,套取了 3.5 億元的國家征地補償款。

《人民的名義》中大風廠一案的現實原型就取材於曲婉婷母親的真實案例。



只不過,曲婉婷的母親比高小琴還狠。

俗話說," 盜亦有道 "。

做人不能太貪了,我們都清楚有些錢是萬萬貪不得的。

比如救災款、扶貧款、下崗工人安置費……

因為,那貪的不是錢,是命!

原來在她貪的這 3.5 億里,有一千多萬是 566 位下崗職工安置費,而且至今仍未歸還。



要知道,這 556 位下崗職工,背後是 556 個艱難維持的家庭。

他們都等著這筆錢救命,結果工資沒了,工作黃了,連最後僅存的一點安置金,都被張明傑吞了。

可以說張明傑親手將很多人推下了懸崖。

她不僅貪財,還害命。



那年的東北異常寒冷,到了零下 30 多度,溫度創十年來最低記錄。

而這群下崗的員工,住在四面漏風的棚屋裡,也沒有錢裝暖氣,只能去撿碎煤渣求生。

有的人睡了一覺結果凍死在家中。

還有的沒有醫保的下崗職工,大病來襲,無力負擔,選擇了上吊自殺。

面對這些枉死的生命,張明傑有過一絲絲慚愧嗎?

沒有!而是輕飄飄說了句:廠子里每年都死人的。



世上從來都沒有感同身受,因為受苦受難的不是她們。

母親沒有良心,身為女兒的曲婉婷呢?

正所謂有其母,必有其子,她也心安理得的享受著母親帶給的榮華富貴,在加拿大學鋼琴,玩音樂,四處旅遊……絲毫沒有愧疚之心。

她活的就像是一株樹:

" 在屍體堆上生長出的一株燦爛的櫻花樹 "。



有人說,這麼對曲婉婷是不是太苛刻了?

甚至還有人替她洗白,辯解。

" 請問她到底做錯了什麼事?"



那麼廠長來告訴你,曲婉婷到底為什麼會被人嫌,為什麼大家都要噴她。

請先搞清楚一點,大家對她的憤怒點從來都不是因為她媽媽是壞人這件事。

要知道,陳奕迅的爸爸陳裘大也是一位貪官。

他曾任香港政府房屋署屋宇裝備總工程師,前後曾因貪污受賄被香港廉政公署調查,被判入獄 7 年。

甚至還被稱為香港歷來貪污罪名成立的最高級官員之一。



但是陳奕迅卻對父親不離不棄,不請出錢請律師為父親的官司來回奔波,在父親確診肝癌的時候花費千萬救父,為父親換肝。

他的孝心,我們都看在眼裡,從來都沒有人把這件事當陳奕迅個人的污點。

相反,大家是更加敬佩,喜歡他。

而曲婉婷呢?口口聲聲說愛自己的母親,7 年來除了微博 " 雲孝心 " 之外,她連國門都不敢踏入,談何孝心呢?

如果真有心救母,積極協助調查,把錢全吐出來,張明傑斷不會是今天這個結局。

她們都太貪了,說句直白的話,這些年她所花的每一張鈔票上都沾著血淚。

這一切,曲婉婷不可能不知道。

她不孝是其一,大家真正對她的憤怒是她這些年的在國外故意抹黑中國的行為。

她嘴上相信著中國法律的公正,卻每年例行在網上替母親喊冤。



甚至還暗戳戳質疑中國的司法公正,明裡暗裡轉發什麼刑訊逼供法,想操縱一下網路輿論。



還稱這是一樁冤案?

如果真的是冤案,那她完全可以回國探監,找律師辯護,這都是法律允許的。

然而她卻定居國外,絲毫沒有想要回國救母的想法。

有人說,她的微博發聲或許就不是給我們看的,她根本不在乎國人的看法。

畢竟,國人在她眼裡只是「無知的血口」。



更讓人毀三觀的是,曾經在接受採訪時,當問到 " 誰是你童年時候的英雄 "。?

曲婉婷立刻回答道:" 我的母親,她給了我能得到的最好生活 "。

而後又鎮定自若地加了一句:" 不管她是如何得到的 "。

廠長特別想問一句,如果她的母親是英雄的話,那遠在東北 566 個下崗職工的凄慘人生又由誰來買單呢?

如果但凡有一點良心的話,不如早點把工人的血汗錢吐出來來的實在。

然而,她們會有愧疚之心嗎?

到目前為止,我確定了一點,她們沒有。

沾了血的饅頭,她們吃得正香。